2019-06-28 08:22:42新京報 記者:覃澈 編輯:岳彩周
原創版權禁止商業轉載授權

票務平臺陷假票風波:有賣家無資質 黃牛出沒 票價飛天

2019-06-28 08:22:42新京報 記者:覃澈

近日有多位消費者就假票風波對票牛、摩天輪等平臺提起投訴。涉假票風波背后,平臺的賣家經營資質是否合規?記者發現,有的平臺賣家資質存疑,有的平臺今年以來關閉了1000多家資質審核不合規定的平臺賣家。有平臺黃牛“出沒”,票的出售價是票面價的數倍。

摩天輪平臺上,賣家掛出的售價是票面價的2.27 倍。



“太讓人無奈了!”6月14日,資深樂迷林飛(化名)向記者表示,“以前不在現場買票,就是擔心遇到假票。沒想到現在連票務平臺都不敢輕易相信了。”


今年5月,林飛和朋友在票牛票務平臺上預訂了落日飛車樂隊在北京演出的門票,然而當他興沖沖來到現場取票準備進場時,卻被告知是假票。“還有四五十人都有同樣遭遇。”林飛說,“基本上都是從票務平臺購買的票。”


“隨著演藝市場的爆發,越來越多的票務平臺開始出現在市場當中。很多只是為買賣雙方提供交易的中間平臺。”6月15日,有著多年票務從業經驗的梁晶向記者表示,“摩天輪、票牛等平臺并不銷售任何票品,只是為演唱會主辦方、各級票務公司以及個人提供交易平臺,這意味著賣家身份、門票來源或許存在一定風險。”

多家票務平臺涉“假票”風波


近日新京報記者登錄黑貓投訴平臺發現,有多位消費者就假票風波對票牛、摩天輪等平臺提起投訴。


5月底,一位網友投訴摩天輪票務平臺稱,“票被主辦方判定為假票不能進場”、“在摩天輪平臺購買后都是與平臺指定聯系人聯系取票,結果摩天輪指定的聯系人卻是給出的假票”,該網友提出平臺應履行“假一賠三”的賠償承諾。其后,摩天輪回復稱,“聯系客戶告知票品核實不是假票,考慮服務感受此單退一賠三處理,客人已收到退款。”


對此,摩天輪回復新京報記者稱,當時客服接到投訴后,立即啟動流程開始與場館、平臺賣家開展核查工作。本著對每一位平臺用戶負責的態度,平臺在次日凌晨立即啟動先行賠付方案。隨后完成所有賠付,總退款和賠付金額近14萬。


對于此次涉事賣家,以及場館后續的演出節目,平臺在實際情況不明朗的情況下,先進行下架,不再銷售。涉事票務公司營業執照,營業性演出資格許可證已經提交執法配合調查。


票牛同樣因為被消費者發起投訴,涉嫌“假票”風波。


一位消費者投訴稱,自己以423元訂了落日飛車巡演北京場的票,但在取到手環入場時卻被主辦方告知是假的,要求平臺履行“假一賠十”的承諾,賠償涉訴金額4230元。票牛就這一投訴隱藏了回復內容,但投訴結果顯示,平臺已和消費者確認完成處理結果。記者隨后聯系了票牛平臺,但截至發稿仍未得到回復。


記者注意到,還有用戶投訴摩天輪、票牛等票務平臺涉嫌其他場次的假票、虛假宣傳等投訴。


“盡管這些票務平臺只是第三方平臺,但如果消費者在平臺上受騙,仍需要承擔相應責任。”6月19日,一位業內人士向記者表示,“對于誰在平臺上賣票,賣的什么票,平臺仍需要起到監管作用。”



平臺賣家資質存疑


涉假票風波背后,第三方票務平臺的銷售方經營資質是否合規?


摩天輪對記者稱,“今年以來已經關閉了1000多家資質審核不合規定的平臺賣家。我們有定期的查驗資質規范化的流程,但是如大多數高速發展的創業公司一樣,摩天輪票務還有很多需要完善的地方。”


6月17日,記者在票牛平臺上隨機選擇了一張許巍巡演上海站的門票,在進入訂單確認頁面后看到,頁面上方顯示“票品提供”,同時在旁標注著“資質認證”的字樣。


記者在點開訂單時發現,這些演唱會不同檔次的門票由不同的票務公司提供。


“按照《文化部關于規范營業性演出票務市場經營秩序的通知》和《營業性演出管理條例》的規定,公司除了要持有營業執照外,還要有營業性演出許可證,才能從事演出活動和票務經營。”有著多年從業經驗的梁晶告訴記者。


記者查閱資料發現,文化部早在2011年出臺的《關于加強演出市場有關問題管理的通知》中,要求從事營業性演出活動票務代理、預訂、銷售業務的經營單位,應當按照《營業性演出管理條例》及其實施細則關于設立演出經紀機構的規定,取得營業性演出許可證。


記者選擇演唱會票價最低的280元看臺票時發現,該檔次票價在票牛上售價為545元,其票品提供方為“叮當店鋪”,而記者點擊該店鋪時,沒有看到任何平臺方的“資質認證”證明。


“你根本不知道是個人還是公司,更不知道對方是否有資質進行門票銷售。”梁晶說,“如此一來門票來源、真偽都并不清楚。”


記者點進另一原價為680元的看臺票發現,其票品提供方是“信誠國際”,但當記者查看其“資質認證”時發現,對方只提供了一張營業執照,并無營業性演出許可證。


6月18日,記者再次登錄票牛查看許巍上海演唱會門票時注意到,此前的票品提供方信誠國際已變為天天票務。在查看其資質時發現,其只上傳了營業性演出許可證,并無營業執照。


票牛網平臺《交易服務協議》顯示,票牛網為票牛票務平臺的會員與第三方商品提供方(包括但不限于演出、賽事等各類活動票或類似、相關商品的銷售公司,或持有商品的個人轉讓方)提供交易信息傳遞、交易指令傳遞、交易物流服務、交易服務保障等互聯網交易輔助和信息中介服務。


隨意改價,票價有的是票面價數倍


6月16日,記者登錄票牛票務平臺,點擊進“演唱會”欄目后發現,其下列有多場近期即將舉辦的演出信息。記者注意到,這些演唱會在大麥網、永樂等老牌票務平臺上大多顯示“缺票”狀態,而在票牛平臺上卻從最偏遠的位置到最核心的區域,各檔次的門票都有,數量充裕。


在進入摩天輪平臺時,其界面上醒目顯示著“90%演出票都打折”的宣傳語。但記者在瀏覽其演唱會門票信息后發現,其中除了部分門票略低于原價外,更多的熱門演唱會門票遠高于票價,甚至溢價數倍。


以一場名為“許巍‘無盡光芒’演唱會”6月22日南京站的演唱會信息為例,大麥網所提供的票價從最低價位280元的看臺票到最高1380元的內場票,共分為6個檔次,平臺顯示所有門票均呈缺貨狀態。而票牛平臺上這些不同價位的門票均能購買,價格遠高于票面價格。其中280元的看臺票在該平臺上售價為683元,1380元的內場票則為2779元。


摩天輪平臺的價格和票牛相近,280元的看臺票售價為671元,1380元的內場票則為2725元。


除了演唱會外,記者注意到,包括話劇戲曲等其他演出類目,票牛、摩天輪等平臺價格同樣高于票面售價。例如,票牛平臺所銷售的“賴聲川2019原創巨獻《幺幺洞捌》”6月21日在上海演出的門票價格顯示,原價為680元的門票價格被炒作為728元。而摩天輪價格則為797元。


記者查閱摩天輪所發布的《第三方商品平臺交易服務協議》發現,其中標明“本平臺不對賣家掛售的票品定價,所有的定價由賣家自行設定,并可隨時修改,交易價格由用戶生成交易訂單那一時刻的賣家定價決定。”


“這就是典型的黃牛售賣模式。”資深黃牛老田坦言,“交易價格不由票面價售賣,而是按照演唱會熱門程度隨時修改,以確保賣方的利益。”


黃牛“出沒”第三方票務平臺



“如今傳統市場不好做了,很多同行開始轉移到線上了。”黃牛老田向記者表示,“相比此前演唱會當天守在門口賣票,線上顯然容易得多。”


2019年初的一場演唱會中,拿到大量門票的老田并沒有第一時間進行兜售,而是將票以“暫缺”的模式掛在了一家票務平臺上。“平臺沒有對門票價格作出管控。”老田稱,他曾多次調改門票價格,沒有受到任何阻礙。


老田僅有公司營業執照,并沒有營業性演出許可證,但在平臺上傳信息時對方沒有提出任何質疑,很快通過了資質檢測。


6月20日,記者以“第三方票務商”身份聯系上摩天輪客服,客服向記者推薦安裝一款名為“摩天輪賣家寶”的APP。根據APP注冊流程顯示,第三方企業售票時需要上傳公司名稱、法人代表以及“企業營業執照”和“演出經營許可證”等證明才能進行審核。


記者隨后以“第三方個人”的身份咨詢時,客服稱只需要直接在APP“轉票”界面進行轉票即可。記者選擇轉賣“林俊杰《圣所2.0》世界巡回演唱會襄陽站”的演唱會門票進入轉賣頁面,選擇票面價格后發現,賣家可以自己就所售門票進行報價,同時提供票的數量、座位所在區域、排數等信息,并上傳票根圖片。


“以前常用的購票流程都是銷售方將票寄到手上,鑒定無誤后再轉賬交易。”6月15日,資深樂迷阿棟告訴記者,“但現在為了方便,不管是平臺方還是買家都愿意現場自取。”


但現場取票卻有著無法鑒定門票真假的風險。記者了解到,此次落日飛車“假票”事件,買家基本采取的現場自取。


“現在不管是門票,還是代表門票的手環,假票都做得越來越逼真,普通買家很難分得清真偽。”阿棟稱他就曾經“中過招”,“通常現場取票都是在演出開始前幾個小時,甚至一個小時內,票務方才臨時在附近搭建取票點。這意味著自己無法提前取票鑒定,只能去現場‘賭運氣’”。


“票品的交付分為摩天輪平臺統一收集,驗票后郵寄給指定買家,以及當演出日臨近時,賣家單獨向買家交付。”6月21日,摩天輪工作人員向新京報記者回復稱,“(為了防止假票),大型現場我們會安排員工到現場向所有賣家收取票品,驗核真偽后由員工進行對用戶的派發;中型現場會安排督導,在現場監督賣家的付票行為,并驗核票品真偽;所有有現場訂單銷售權限的賣家,都被要求繳納定額的保證金,并對每一筆現場訂單做定額保證金質押直至訂單交付完結。”


盡管票務平臺標注著“票品保真”、“假一賠三”等提示,同時有多種交易方式,但其在《第三方商品平臺交易服務協議》中稱,“可能由本平臺的工作人員在指定地點向用戶交付票品,也可能由賣家直接交付給用戶。”


“這意味著送到買家手上究竟是什么票,誰也說不清楚。”老田說。


“對于賣家單獨交付的情況,平臺通過保證金方式。一旦出現無票、假票等行為,平臺會第一時間介入處理,按照平臺規則,啟動用戶賠付、通過保證金制度約束賣家行為……”摩天輪回復新京報記者稱。


如果消費者在第三方平臺上買到假票怎么辦?河南豫龍律師事務所律師付建表示,現行《消費者權益保護法》第四十四條確立的原則是:首先,由銷售者或者服務者承擔責任;但如果平臺不能提供銷售者的真實名稱、地址和有效聯系方式的,消費者也可以向平臺索賠;如果平臺之前做出更有利于消費者的承諾,則應當履行承諾。


新京報記者 覃澈 編輯 岳彩周 李薇佳 校對 薛京寧

 [email protected]


點擊加載更多

    • 一天
    • 一周
    • 一月
       回到PC版
      内蒙古11选5遗漏号